新聞中心
  • News Center
  • 技術咨詢 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
    農業和農民是怎么演化出來的?這是一場無法回頭的革命
    農業革命應該是歷史長河中最具爭議的事件之一。消極的人認為這條路終將導致滅亡,樂觀的人認為這讓人類邁向繁榮和進步。而對于后者來說,農業革命是個轉折點,讓智人拋下了與自然緊緊相連的共生關系,大步走向貪婪,自外于這個世界。


    盡管我們的祖先不知道這條路走到最后會通向何方,但他們也早已無法在回頭。進入農耕社會之后,人口極速增長,如果還想把農耕社會帶回到狩獵和采集的生活,就只有崩潰一途。大約在公元前10000年、進入農耕時代的前夕,整個地球上的采集者約為500萬到800萬。而到了公元1世紀左右,這個人數只剩下一兩百萬(主要在澳大利亞、美洲和非洲),相較于農業人口已達2.5億,無疑是遠遠瞠乎其后。


    那時候的農民大部分都永遠的住在自己的部落里,他們當中只有少部分成為了游牧民族。由此而產生的“定居”行為,讓大部分人的活動范圍大幅度縮小。遠古先民們的狩獵和采集范圍可能只有有幾十甚至上百平方公里。而這片幾十、上百公里的活動范圍就是他們當時的“家”,有山川、動物、河流、魚蝦、森林、野果還有廣闊的天空。


    但對農民而言,幾乎整天就是在一小片田地或果園里工作,就算回到“家”,這時的房子也就是個用木頭、石頭或泥巴蓋起的局促結構。農業革命意義深遠,除了影響建筑,更影響了心理。在農業革命之后,人類成了遠比過去更以自我為中心的生物,與“自己家”緊密相連,但與周遭其他物種畫出界線。


    農業和農民是怎么演化出來的?這是一場無法回頭的革命!
    新形成的農業活動范圍,除了面積遠小于過去遠古的采集活動范圍,內部人工的成分也大增。除了用火,狩獵采集者很少刻意改變他們所漫游閑晃的土地;但農民就完全不同,可以說他們是從一片荒野中,勞心勞力刻意打造出一個專屬人類的人工孤島。他們會砍伐森林、挖出溝渠、翻土整地、建造房屋、犁出犁溝,還會把果樹種成整齊的一排又一排。農民無所不用其極,一心防止各種雜草和野生動物入侵,從農業開始發展到現在,人類的家園得面對勤勞的螞蟻、鬼鬼祟祟的蟑螂、冒險犯難的蜘蛛還有誤入歧途的甲蟲,于是數十億人口也就武裝起來,用樹枝、蒼蠅拍、鞋子和殺蟲劑,迎向這場永不停止的戰爭。


    史上大多數時間,這些人造領域仍然非常小,四周圍繞著廣大的自然曠野。整個地球表面約有5.1億平方公里,其中陸地占了1.55億平方公里。到了公元1400年,把絕大多數的農民、農作物和家禽家畜全加起來,占地還大約只有1100萬平方公里,約全球面積的2%。而其他地方可能太熱、太冷、太干、太濕,不宜農耕。然而,正是地球表面這微乎其微的2%,構成了整個歷史展開的舞臺。


    人類發現自己無法離開這些人工島嶼了,所有的房子、田地、谷倉,放棄哪個都可能帶來重大的損失。此外,隨著時間過去,他們擁有的東西越來越多,不易搬運,也把他們綁得死死的。雖然在我們看來,遠古的農民似乎又臟又窮,但當時一個典型的農民家庭,擁有的物品數量已經勝過了一整個兒采集部落。


    相對于空間的縮小,農業時代人類的時間卻變“長”了。一般來說,采集者不會花太多心思考慮下周或下個月的事,但農民卻會想象預測著未來幾年甚至幾十年的事。


    采集者之所以不管未來,是因為他們就是現采現吃,為客觀條件所限,他們無法做出長期規劃。但這也讓采集者省下了許多不必要的憂慮。畢竟,如果是那些無法影響的事,就算擔心也沒用。


    農業和農民是怎么演化出來的?這是一場無法回頭的革命!


    而在農業革命之后,“未來”的重要性被提到史上新高。農民不僅時時刻刻都得想著未來,還幾乎可以說是為了未來在服務。農業經濟是以生產的季節周期為基礎,經過很多個月耕作,再來到相對較短的收成高峰期。豐收的時候,農民可能會在收成結束后的晚上歡慶一場,慰勞這段時間的辛勞,但頂多一星期后就又會回到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生活。雖然可能已經有了足夠的糧食來應付今天、下周甚至下個月,他們還是得擔心明年和后年的問題。


    之所以要擔心未來,除了有生產季節周期的因素,還得面對農業根本上的不確定性。由于大多數村落擁有的農作物或家禽家畜物種十分有限,一旦遇上旱災、洪水和瘟疫就容易災情慘重。于是,農民不得不生產出多于所需的食物,好儲備存糧。而且,總有歉收的一年,只是時間早晚而已,如果農民不早做準備,絕對活不久。


    在夏天,滿懷憂慮的農民像工蟻一樣瘋狂工作,揮汗種著橄欖樹,再由他的孩子和孫子把橄欖壓成油,這樣到了冬天甚至明年,他就能吃到今天想吃的食物。


    農業和農民是怎么演化出來的?這是一場無法回頭的革命!
    農業帶來的壓力影響深遠,這正是后代大規模政治和社會制度的基礎。但可悲的是,雖然農民勤勞不懈、希望能夠保障自己未來的經濟安全,但這幾乎從來未曾實現。不管在任何地方,都出現了統治者和精英階級,不僅靠著農民辛苦種出的食糧維生,還幾乎全征收搶光,只留給農民勉強可過活的數量。


    正是這些征收來的多余食糧,養活了政治、戰爭、藝術和哲學,建起了宮殿、堡壘、紀念碑和廟宇。在現代晚期之前,總人口有九成以上都是農民,日出而作、胼手胝足。他們生產出來的多余食糧養活了一小撮的精英分子:國王、官員、戰士、牧師、藝術家和思想家,但在歷史書上,這些人的故事驚心動魄,傳奇雋永,而支撐社會生產的農民們,在絕大多數時候默默無聞。
    返回上一頁
  • 掃描二維碼進入手機站
  • 歡迎訪問華良種業
  • 公司先后被推介為農業產業化省級重點龍頭企業、山東省種業骨干企業、山東省農作物種子經營規范單位、
    濰坊市免檢企業、濰坊市科教興農先進單位、優秀民營科技企業等,
    并被推薦為中國種子協會AA級信用企業。
    華良種業
    產品展示
    新聞中心
    聯系我們
  • 山東華良種業有限公司
  • Copyright © hl-seed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山東華良種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:方圓網通
  • 信息公示

    双色球周四走势图